快捷搜索:

随即说道嘉以为主公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

  糜芳也是带着残兵回到了临湘,本来他可以不回去,直接去江陵,但是糜芳这个时候也知道,就算自己去江陵,其实也没有什么用,所以还不如去临湘,和黄忠交待一下,如此才更好。因此,他是没什么犹豫,直接逃回了临湘。
 
    在临湘见到了黄忠和黄叙父子,糜芳赶紧跟黄忠请罪,不过黄忠没说他什么,因为本来他也没什么错,本事不够,那也没办法,而只说了几句而已,最后说道:“子方的事儿,还得主公去定夺,就不用问我了!”
 
    糜芳一听,都明白了,他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。倒是黄叙,一看这糜芳也没守住多少时日,和自己也就是半斤八两。不过他也没说看不起看不上其人什么的,毕竟黄叙还是知道,人家可比自己有经验多了啊。
 
 
第六二四章 凉州军一攻江陵
 
    糜芳听了黄忠的话后,他就留了下来,留在了临湘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其实想想也是,他除了临湘之外,其他地方,还真是都去不了啊。因为如今的战事,就只有长沙和南郡的江陵,那地方是自己主公带着人马去进攻着,可糜芳肯定不会去那儿。因为他知道,自己去了,也没有什么大用,并且自己主公也没让自己去,所以只能在长沙待着了,至于江夏,也更不可能去啊。
 
    所以糜芳也和黄叙一样儿,是留在临湘了。而且他其实也想看看,看看这虽说是加入己方不算是特别久,可却非常受自己主公重视的黄忠黄汉升,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。之前糜芳是没有亲眼看过什么,他就知道其人武艺高超,那也是一流上等的武艺。至于说其他的,都是道听途说来的,糜芳虽说不是就不信,可毕竟眼见为实,他没看到的,还不是那么太过相信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却是有这么个好机会了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的联军来了。不管他们最后如何,他们肯定都不会放过这临湘的,所以糜芳知道,自己就等着看黄忠如何吧,他本事绝对不小。
 
   
 
    江陵城下,马超对马岱说道:“伯瞻带兵前去试探!”“诺!”
 
    “弟兄们,随我杀啊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随着马超的大喝,马岱的命令。凉州军士卒展开了对江陵的第一次进攻,也是试探性进攻。而城头的霍峻一看凉州军众士卒冲了过来。他也在城头组织起了有效的抵挡。对他来说,这再一次面对凉州军。他是无悲无喜,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。当然了,他霍峻也是正常人、普通人,当然也希望能抵挡得住凉州军的进攻,甚至是一雪前耻。
 
    如果说以前在其他地方,他还没这个想法的话,可如今在江陵,他确实是看到了希望。怎么说呢,这己方如今在江陵有近三万的人马。难道真就一定抵挡不住凉州军的进攻吗?霍峻他当然不认为这是肯定的,至少他心里确实是有信心就是了。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带兵进攻江陵,而江陵城头上就只有霍峻一个主将,没有其他人,剩下的就只是刘备的汉军士卒和刘琦的荆州军士卒了。这没让别人上,就只让霍峻一个上,也是刘备的意思。因为从他以往的经验来看,与其让其他人和霍峻配合,倒是还不如就让他一个人上。说起来就算是两个人、三个人、甚至更多,刘备的经验告诉自己,好像都没有什么大用。
 
    那么既然如此,这霍峻和其他人配合那么倒是还不如就他一个人上呢。至少刘备就清楚。自己让霍峻一个人挑大梁,那么其人还不为自己效死命?所以在他看来,这个是值得的。是合适的,只要能抵挡得住凉州军进攻。那么就算把他霍峻霍仲邈当大爷给供起来,刘备他也认了。真是这样儿。要说刘备为了自己的利益,除了一些肯定不会去做的事儿意外,
 
    其他的东西,只要能对自己有好处,那么确实没有他不能去做的,所以有些东西,真就是算不得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最后刘备拍板儿,就让霍峻一个人守城,这不是没有道理的,至少在他本人看来,这个应该是没错了。而自己主公提议,手下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反对,哪怕有人也觉得不妥,可徐庶刘巴他们都没说什么,他们也就只能是偃旗息鼓了,要不然的话,还能如何?
 
    马岱带兵进攻,结果没一会儿,就被迫退下了云梯。他发现这城头人马不少,可真是给己方压力啊,说起来是让己方的压力倍增。于是他是第二次登上了云梯车,不过霍峻真是厉害,马岱不是对手,第二次被砸了下来,虽说没受伤,可也是擦了一下。
 
    后方观战的马超一看,暗中摇头,看了眼旁边的郭嘉,郭嘉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,只能是无奈点了点头,于是马超便吩咐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凉州军鸣金了,马岱也是在心里无奈叹了口气。心说这霍峻确实是厉害,尤其是这么多人,
 
   
 
    如此情况下,虽说己方是一个试探性进攻不假,可人家可以说都没用什么太大的力,就给自己逼退了。这除了是他霍峻的本事以外,这他们城头的人马众人,也是一个原因啊。
 
    跟着自己主公回到了己方大营,在中军大帐呢,马超简单说了几句,无非就是今日的战事,他算是满意,哪怕己方看起来是比较劣势,但是这一起说起来可都是所料之中的。如果说要不这样儿,那么他才会失望,可这样儿,他对己方的信心,却还是不少的。
 
    又一日,还没开始进攻,而就在马超的中军大帐中,他正在和郭嘉说着话,此时却听士卒来报,“报主公,有从长沙临湘赶来的信使求见!”
 
    “快,让人进来!”“诺!”
 
    没一会儿,从长沙临湘来的信使便进到了中军大帐,进来后,赶紧给马超施礼:“主公!”马超微微点头,然后便问道:“可是有黄将军的书信?”“不错!主公,此乃黄将军亲笔书信,还请主公过目!”说着,有人把信呈了上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拿出信,展开一看,就笑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他心说。看过后,把信交给了郭嘉,让他也看看。然后他这才对信使说道:“你先下去等一会儿,等我回信给黄将军!”“诺!在下告退!”说完,这个送信的便下去了。
 
    而等他来离开后,马超这才问郭嘉道:“奉孝觉得,此时如何啊?”
 
    郭嘉此时一笑,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,这之前黄叙守城不利之事,我们也是知道没多久,而如今黄将军这书信来得也确实是很快,显然他是很看重此事。或者说他是看重主公如何去处理黄叙将军,也就是他儿子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头,心说确实是如此啊,这说起来黄忠的意思,其实自己也不是不知道,而且他字里行间,也确实是写得比较清楚了,因此自己还能不知道。明明知道黄叙其人的本事如何,但是最后还是让他儿子去驻守湘南,这什么意思,就算他黄忠不多说,其实自己也都明白。不过有一点不太好办,就是自己要如何去处理黄叙,这个确实是一个问题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处罚重了,那肯定是不成,毕竟真要那样儿的话,黄忠未必就不会对自己有意见。处罚轻了呢,那也肯定不行,如果真要如此的话,那己方这赏罚分明,那不成了摆设?也许别人并不会说什么,但是心里难免有其他的想法啊。
 
    因此马超又一次问向了郭嘉,“奉孝所说不错,不过以奉孝来看,这汉升的亲笔书信都到了,这黄叙到底要如何处置才好,是轻了重了都不行啊!”
 
    郭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他就是一笑,随即说道:“嘉以为,主公这是‘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’了!”
 
    “哦?何意见得如此?”
 
    郭嘉回道:“如果黄叙不是黄忠之子,那么主公当如何去处置?嘉以为,只要主公不把黄叙当成是黄将军之子,就当做一个普通的将领来看,那么此时便解决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听,是眼前一亮,他此时对郭嘉说道:“好!奉孝之言甚是,之前我却是有些看不透了,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看到此事解决了,马超的心里当然是高兴的,因此他是赶紧提起笔,亲笔写了一封书信,然后吩咐士卒道:“去把从临湘而来的信使请到这儿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没一会儿,对方便到了,其人给马超施礼后,马超则对其说道:“此乃我亲笔书信,回到临湘后,交给黄将军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放心,此事在下省得!”
 
    “好!休息一会儿后,你便带着干粮骑快马赶回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在下告退!”(。。)
 
 
第六二五章 益阳城有人来投
 
    黄忠所派的信使下去了,然后马超才看了郭嘉一眼,正好他此时也看向了自己主公,两人相视一笑,微笑中一切就尽在不言中了。9; 提供Txt免费下载)
 
    解决了这件事儿后,马超心情不错,问了士卒如今什么时辰了,听到士卒说完后,他就知道,是时候再次出兵进攻江陵了。所以便吩咐一声,“点兵,出发!”
 
    看到凉州军的正式进攻,霍峻也不是小看他们,如今他们确实是不占优势啊。所以他是撇了撇嘴,心说,凉州军要真是一直如此的话,那还真就好了,这江陵城,守得住!不过要是他们真发力,拼死也要拿下坚城,那么确实,自己也不是那么有信心了。天底下有永远都攻破不了的城池吗?
 
    结果和第一次一样儿,虽说马岱带着人马进攻,确实是进步了,怎么也比第一日的试探强,但是却依旧被人家霍峻带着城头的士卒给打退了。马超鸣金,马岱无奈带兵撤退。
 
    曹仁和鲁肃夺取了益阳,对他们来说,这可真是说得上是小菜一碟。毕竟一个糜芳,还真是没有被他们看在眼里。
 
    曹仁看重的不过是粮草,虽说益阳没有湘南那么多,但是怎么说呢,对他来说,就是聊胜于无啊。反正最后总比都没有了强,而且只要不用和鲁肃去交换,那么就等着襄阳的】,..粮草过来。那么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鲁肃,确实也不是那么重视这么一个城池。但也真是,和曹仁想法一样儿。聊胜于无。之前的湘南,给了曹仁给了兖州军了,那么如今的益阳,当然是己方占据比较好。要不然的话,以后和自己主公,也确实是不好交代。鲁肃还能不知道自己主公那性格吗,说起来他宁可把城池给刘备,他也绝对不可能让给曹操兖州军一方多少。[求书小说网www.qiushu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
 
    毕竟曹操就算没有荆州之地,他都是天下第一势力的诸侯了。所以当然不能让他继续做大。
 
    可刘备吗,那就随便了,至少孙策虽说也把刘备看成一个人物,这都不假,可是他却也认为,自己还是能压制其人的。至少孙策没觉得自己不如刘备什么,而且要真是和他对上,己方江东军必然会立于不败之地。但是对上兖州军和凉州军,就算有如孙策这样儿的人物。他可也没有多少信心了。
 
    不是他认为自己就一定
    如果要是赶上曹仁心里不顺的时候,那么他肯定就摆摆手,让士卒打发其人走了。但是今日的他,心情还算可以,正好鲁肃、张辽他们都在呢,所以他也正好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要见自己。
 
    因此他说道:“带人进来吧!”“诺!”
 
    没一会儿,士卒便带上来一人,曹仁定睛一看,确实是不认识啊。看了眼郭淮和牛金,两人的表情告诉他,他们也都不认识对方。
 
    而曹仁又看向了鲁肃和张辽,鲁肃是没什么表情,而张辽的表情呢,显然也是不认识对方。
 
    此时还没等曹仁说话呢,对方先开口了,“长沙寇封,见过几位将军、先生!”
 
    这就算是和屋中的几人打招呼了,曹仁闻言点了点头,“这个,寇封,不知道你来见本将,所为何来啊?”
 
    不认识对方,自然也不用客套什么的,因此曹仁是直接开门见山,问向了其人。
 
    寇封一笑,对曹仁说道:“将军,在下是听闻贵军再此和凉州军交战,所以特来投靠!”
 
    曹仁一听,点了点头,心说原来如此,是投靠己方来的。此时他心里有些得意,毕竟鲁肃和张辽也在这儿,那这个寇封没说投靠江东军,说投靠己方,这不是兖州军的面子吗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